水晶批发|水晶饰品|天然水晶|水晶饰品批发|天然水晶批发-东海时尚水晶饰品店水晶批发|水晶饰品|天然水晶|水晶饰品批发|天然水晶批发-东海时尚水晶饰品店

您现在所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 >

“日本老了”:总选举日有感

时间:2021-12-12 12:37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10月31日,我迎来了自己的生日。和很多同龄人一样,一旦过了半百之年,全身上下时不时就会出现各种疼痛。所以,最近几年每逢过生日,我都会给自己定一个“防守型”的目标。

  回想年轻的时候,我的目标大多都是“进攻型”。比如“今年要买房”或者“要在工作上取得成功”等等。但是,到了50岁以后,我的想法在不知不觉中就开启了“防守模式”。无论是在身体层面、精神层面,还是社会层面,我都更加关注“如何保持现有的状态”。其实,用一句来概括就是:我老了。

  今年生日之际,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“凡事冷静”。也就是说,我希望改掉自己一直以来易怒的性格。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在相对论中提出了“质能守恒(质量与能量的总量保持不变)”定律。根据这条定律,发怒会消耗能量,体重就会随之下降。如果体重持续下降,生命将无以为继。

  与往年不同的是,我今年的生日恰好也是日本的“总选举日”。所谓“总选举”就是政客们争夺国会465个议席的众议院选举。根据日本的法律,非众议院议员不可能成为日本的最高权力者——内阁总理大臣(首相)。日本众议院议员的任期为4年。也就是说,至少每4年必须举行一次总选举。之所以说“至少”,是因为日本首相可以在自己任期内的任何时间,解散众议院,重新进行总选举。今年10月21日,日本众议院议员的任期已满。回顾历史,像这次随着任期结束而举行的总选举,可谓极其罕见。

  在这次选举中,长年掌控日本政治的自民党“二号人物”(干事长)、本次选举的总负责人甘利明在神奈川13区参选,却败给了在野党立宪的年轻候选人太荣志。最终,“进攻型政治家”甘利明不得不辞去了干事长的职务。

  本次总选举的投票环节在10月31日晚上8点全部结束。随后,日本各大媒体马上对唱票环节进行了现场直播。全国289个选举区陆续发出了“某某候选人确定当选”的新闻速报。作为一名政治记者,我有几十位国会议员朋友或熟人。其中那些能够连续当选的人,多半都属于“防守型”政治家。

  和很多日本人一样,我一边在电视里看着各种“当选新闻速报”,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一句话:日本老了!

  众所周知,日本经历了一个长达7年零8个月的安倍晋三长期政权,和一个为期仅仅1年的菅义伟政权。今年10月4日,岸田文雄政权正式扬帆起航。在此之前(9月29日)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,“进攻型”的河野太郎和“防守型”的岸田文雄展开了终极对决。最终,多数自民会议员选择了“防守”。所以,极其平庸但却“擅长防守”的岸田文雄成为了“日本的新脸面”。

  在这次总选举中,自民党无时无刻都把“守护”作为公约,全力倡导“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守护健康”,“守护遭遇持续管控的餐饮业”以及“保护高龄者的养老金制度”等等。

  在自民党的政治家中,每3个人之中就有2个人是“世袭议员”。比如,位于东京以北的群马县等选区,就是三位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、小渊惠三、福田康夫的子女们的大本营。这就像父亲创办的公司由儿子来继承一样,在政治家的世界里,同样也是子女继承“父业”。这样一来,这些“政二代”的政策重点必然是“防守”,而不是“进攻”。

  与执政党自民党不同,日本政界“第一在野党”立宪没能在这次总选举中抓住机会,争得的议席数由选举前的109席减少到了96席。

  按理说,自民党政权没能有效地控制新冠病毒的蔓延,以致日本经济走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,理应下台。日本国民对自民党政权也是愤怒至极,都认为“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”。

  过去曾出现过两次在类似目前的状况下举行总选举的情况。分别是发生在1993年和2009年的总选举。前者是自民党宫泽喜一政权下野,8个在野党共同拥立细川护熙出任首相。后者是自民党的麻生太郎政权下野,鸠山由纪夫继任首相。

  这一次,在野党迎来了“第三次机会”,却没能让执政党下野。目前,自民党占据的议席数虽然从选举前的274席减少到了261席,但这个数字仍然远远超过了众议院的半数议席数(233席)。日本国会历来的规则都是“凡事少数服从多数”。所以,极端地说,自民党已经拥有了独立制定日本所有法律的权利。而且自民党独占了17个众议院常任委员会的委员长座位。

  在过去的22年里,自民党一直和公明党共同组成执政党。但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政策大相径庭。在议席较少的时候,自民党必须采纳公明党的政策意见。但是,这次自民党获得的议席数已经独超了半数。这就意味着公明党今后不得不对自民党言听计从。

  不仅是日本,在东亚国家和地区,保守派政党一旦出现政策失误,就会被革新型政党取代。2017年,韩国保守派朴槿惠政权出现失误,革新派文在寅接管了政权。2016年,中国台湾地区在发生过类似的情况。

  然而,这一次日本却出现了不同的情况。反复出现失误的自民党通过半数以上的众议院议席数保住了自己的“稳定政权”。相反,一直批评自民党政权的“第一在野党”立宪的议席数继续减少。

  在我看来,用“日本老了”这四个字来解释本次选举的结果似乎最为贴切。日本总务省9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在日本1.25亿人口中,65岁以上高龄者的人数高达3640万人,占比29.1%。几年之后,日本已经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“老人国”。在这样的国家里,没有像1993年或2009年那样的“推翻失政政权”的力量。这就是日本已经变成了一个“守”大于“攻”的国家。

  大阪是唯一的例外。在大阪的19个选区中,朝气蓬勃的在野党维新会取得了15个选区的胜利。剩下的4个选区,公明党大获全胜。自民党在大阪一无所获。

  日本的活力四射在大阪,我不禁畅想:为了日本的发展,干脆把首都从东京迁到大阪怎么样?

图片专区